烽火歲月裏的白泉後嶴抗日小學

2021-07-07 09:10 來源:定海新聞網—今日定海 作者:孫峯 張文亞

  白泉鎮是革命老區,三面環山,一面臨海,掩護條件好,迴旋餘地大。抗日戰爭期間,是中共定海縣工委在東區組織武裝抗日鬥爭的主要活動區之一。白泉鎮的金山村,曾辦起一所後嶴抗日小學。1940年上半年,這所小學一度還是中共定海縣工委機關所在地。

  兩位革命女青年和後嶴抗日小學
  1939年6月,定海淪陷。定海縣政工隊在寧波大榭島成立後,挺進舟山本島,在各地組織抗日宣傳等活動。政工隊掛着國民政府系統的名義,是團結教育人民開展抗日救國的組織,成員大多是愛國青年,其中許多骨幹是共產黨員。
  定海縣政工隊的楊志行、吳敏誠組織城區婦女座談會,宣傳抗日形勢,發動婦女寫慰問信等,還在東門慈雲小學舉辦婦女識字班,自己編印抗日課本,教婦女識字,宣傳抗日思想,當時有學員50人,一批革命青年因此得以茁壯成長。1939年9月,中共定海縣工委選派一批黨員和抗日知識青年到各鄉村任教,先後開辦的抗日小學有章家廟小學、後嶴小學、北蟬小學、皋泄小學、王家墩小學等20餘所。這些有文化基礎的女黨員、進步青年均以小學教師身份為掩護開展革命工作。如楊靜娟、丁菲等人,也曾被派往白泉後嶴抗日小學任教。
  1940年1月,定海縣工委負責人王起(又名王烈鈞)和定海縣政工隊吳敏誠等研究確定黨的辦公地點,認為幹覽、白泉兩地之間的後嶴一側是比較隱蔽的地方,社會結構比較單純,又是本島適中地點,對黨開展工作有利,便計劃籌辦一所小學作為對外活動的掩護。研究決定,學校由吳敏誠擔任校長,兼管統戰工作,楊志行負責教務,做黨組織工作。吳敏誠、楊志行都是革命女青年,她們參加了定海政工隊,在開展抗日宣傳活動,發展黨的力量工作中,逐漸成長為黨的幹部。
  吳敏誠1914年出生,當時26歲,楊志行則更年輕,當時才24歲。她們都是定海人,相對比較熟悉定海城區和白泉、臨城一帶的地理環境。
  楊志行是定海城關人,早在1937年就參加抗日救亡活動,曾面對國民黨軍隊一營的兵力,揮臂一字一句教唱《義勇軍進行曲》,還為定海“小小圖書館”獻計出力。1939年初加入中國共產黨,先後在當時位於白泉、惠民橋陳屋裏的定海縣工委機關工作,擔任過定海縣工委婦女委員、宣傳委員和代書記,1941年5月調中共寧屬特委負責機關工作。抗戰勝利後奉命堅持浙東隱蔽鬥爭。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曾任紹興專署教育局代局長,1962年起在浙江省信訪室工作。
  吳敏誠(曾用名吳文雲、吳蓉卿、王阿雲)是定海洞嶴人。1939年6月參加革命工作,8月加入中國共產黨,被派往國民黨定海國民兵團第二大隊做家屬工作。不久,到白泉後嶴與楊志行等人以教書為名設立祕密中共定海縣工委機關,擔任中共定海縣工委委員。1941年起任中共寧波特委宣傳幹事、中共浙東區黨委祕書等職。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曾任瀋陽市文教辦公室副主任、瀋陽市教育局副局長等職。
  辦一所小學,需要教學場地,後嶴抗日小學的選址獲得了當時士紳的支持。據吳敏誠《回憶在後嶴的抗日鬥爭》 中介紹:“(後嶴)小學設董事會,由兩鄉知名人士阿介先生(蔣啓介)兼任董事長,阿介先生辦學熱心,為了聘請教師,曾委託王烈鈞同志推薦、物色兩位老師。王就叫我和楊志行以老師身份到後嶴。全村學齡兒童51人全部動員上學。對阿介先生的統戰工作極為重要,他支持學校,幫助我們解決專用房子,解決往來客人住宿問題,使我們很快就有立足之地”。
  後嶴當地鄉賢阿介先生,提供的這個辦學場地,就是後嶴長生堂。其實長生堂的辦學,可以追溯至1925年。那時白泉莊善士蔣大昌捐獻長生堂户內田產若干,捐給學堂辦學。當時的定海縣知事喬葆元還專門“勒碑刻銘”,表彰這位捐資助學的大好人,那時候這所學堂就已設立校董經管田產及辦學事宜。
  長生堂已於1982年改建民房,現存前院道地遺址,位於今白泉金山村後嶴下前山路87—89號。
  不少青年抗日骨幹從學校走向各地
  這所學校由吳敏誠、楊志行兩位女青年負責,當吳、楊出門開展地下活動時,常請當地進步青年林雲桂代課。據林雲桂回憶:地下黨員楊靜娟、丁菲等均曾來校授課。當時有學生60餘人,複式2班。長生堂3間正屋,除2間課堂,另1間既是吳、楊辦公室,又是縣工委聯絡點。
  除了教國文、算術外,學校常以教學名義,進行抗日形勢宣傳,教唱《長城謠》《不幸謠》《游擊隊之歌》《黃包車伕嘆苦》 等抗日歌曲。有些歌謠經過她們的改編,語言通俗,適當採用方言,更適合傳唱。
  由於當時條件有限,各抗日小學的辦學師資都比較緊缺。後嶴抗日小學的師資、辦學環境算是比較優秀的,因此定海一些進步青年在這裏接受教學能力培訓,經過試講後,被黨組織派往其他小學任教,宣傳抗日,傳播革命思想。如女青年陳明(胡懷清)、鄔淑英在經過後嶴小學的培訓後,赴白泉小學任教。她們在上課後做好家訪工作,對學生家長宣傳抗日救亡工作,並負責監視白泉據點敵偽的活動情況。吳敏誠、楊志行還組織前嶴、後嶴、白泉等四所學校的教師在此開會,進行抗日教育。這些進步青年的公開身份是教書,獲得教師崗位的公開在課堂上宣講,沒有正式崗位的就利用夜校和各種形式的識字班向羣眾進行抗日教育,提高羣眾的民族救亡覺悟。她們自己編寫課本,組織漁民、農民、婦女識字,淺顯易懂,琅琅上口。
  吳敏誠、楊志行還在後嶴組織了“十姐妹”和農民小組會。農民小組是祕密的,由青年農民積極分子組成,有幾位貧下中農子弟,不僅學習積極,對黨的工作更是不辭辛勞,常負責宣傳黨的政策、分發傳單等。
  “十姐妹”會員由10餘歲至20餘歲有文化的婦女羣眾組成,會員是吳敏誠在上夜校的女青年中發展的。當年的“十姐妹”會員以年齡大小排序,其中領導人吳敏誠為“老大”,後嶴時年23歲的姑娘林月梅為“老二”,吳敏誠的妹妹吳敏毅為“老三”,因此後嶴村民無論老幼都稱吳敏誠為“吳大姐”。吳家兩姐妹在後嶴辦抗日小學時就住在老二林月梅家。“十姐妹”會員經常宣傳抗日思想,在後嶴、前街等地張貼《抗日十大綱領》傳單。
  “十姐妹”會員平時除了積極參加抗日宣傳教育活動,還承擔了為當時設在金山村的中共定海縣工委機關站崗放哨的重任。每逢縣工委有重要會議召開,吳敏誠就給“十姐妹”會員分配放哨任務,一人一站,從村口的兩邊山頭一直站到村子盡頭,層層把關。“十姐妹”會員還有個頗為有趣的聯絡暗號:有人抓頭皮,表示看見了敵人;拍拍肩膀,表示敵人離村子還有一段路;打自己屁股,表示情況危急,敵人已經靠近了。
  有一次,縣工委書記王起與吳敏誠、楊志行等人正在村裏商量工作,突然有姐妹跑來報告:村口發現一羣日軍。三人緊急疏散。林月梅將吳敏誠帶到自己家裏,叫母親給她包上一條頭巾,換上一套農婦衣裳,裝作在灶房裏燒火。幾個日軍由一個漢奸領着到林家盤查,林月梅母親鎮定自若,説吳敏誠是她的兒媳婦。敵人查不出什麼破綻,便順手牽羊地在林家用槍尖挑了幾隻母雞走了。王起和楊志行也在羣眾的掩護下安然無恙。
  1940年10月,林月梅出嫁時,吳敏誠還幫着操辦婚禮。
  在吳敏誠、楊志行教育培養下,更有一批青年學生茁壯成長,擔任抗日小學的教師,從事抗日宣傳工作。她們的文化知識、革命覺悟也在戰鬥中成長。楊靜娟、丁菲、陳明都是在這裏學習、接觸革命思想併成為老師,走向定海各地,播撒革命的種子。後嶴抗日小學也見證了定海革命女青年的茁壯成長。
  後嶴抗日小學不僅是“搖籃”更是“心臟”
  後嶴抗日小學裏有一間8平方米的房子,既是吳、楊兩位教師的辦公室,又是定海縣工委聯絡點,王烈鈞也常來這裏瞭解和指導工作。在這裏,定海縣工委召開了會議,決定定海縣工委由王烈鈞(任書記)、王文根(任組織委員)、楊志行(任宣傳委員)、陳維莘(任青年委員,即錢銘歧)、吳敏誠(任婦女委員)五人組成。會議提出:要加強黨的馬列主義教育,開展黨的活動,具體部署抗日宣傳工作,廣泛組織抗日力量,搞好統戰工作,婦女工作主要對象是活躍在抗日戰線上的小學教師和據點的女青年。東鄉有10餘名,西鄉有20餘名,共組織了30餘名有覺悟的婦女羣眾。
  縣工委書記王起帶領政工隊在幹覽、白泉一帶開展抗日宣傳活動,編印宣傳畫小冊子,在附近鄉村散發、張貼。1940年2月,政工隊還集中到白泉後嶴整訓。1940年3月,王起帶領寧紹特委書記王平和楊思一同志,來白泉後嶴視察定海縣工委工作,同來視察的還有特委委員陳明華。定海縣工委還在後嶴發展了3名黨員。據《白泉鎮志》 記載:(1940年)8月,經吳敏誠介紹,後嶴村民陳金必、蔣養銀、陳金國3人加入中國共產黨,並正式成立中共白泉後嶴支部(一説為黨小組)。這是白泉境內第一次建立黨的基層組織。
  陳金國是中共定海縣工委機關進駐金山村後,在該村發展的第一個黨員。之後,他又先後帶領自己的堂弟陳金必和鄰居蔣養銀入黨。這3名地下黨員平時除了接受黨組織的指示到定海縣城和鄰近鄉村祕密散發抗日傳單外,還承擔了刺探敵情和掩護縣工委機關的任務。陳祥興(陳金國之子)説:“據我父親講,當時他的放哨範圍在唐皋嶺一帶,而我堂叔陳金必則在白泉嶺一帶警戒。這兩條嶺都是敵人從定海縣城進後嶴的必由之路。”
  白泉後嶴的地下革命活動,逐漸引起敵人注意。隨着定海政工隊鄭建華等同志被捕,黨組織決定儘快撤離,轉移至惠民橋陳屋裏。楊志行、吳敏誠等人撤離了後嶴抗日小學,但這所學校的教學工作並沒有停滯,黨組織又委派其他進步青年任教。

相關閲讀